当前位置:厦门公积金社会女辅警性敲诈9名公职人员案 更多细节曝光 仍有疑点
女辅警性敲诈9名公职人员案 更多细节曝光 仍有疑点
2022-08-23

女辅警许云被判处敲诈勒索事件引发了媒体关注,被女辅警许云敲诈的公职人员都是些什么人?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更多的细节。其中一名所谓受害者在之前已经落马。

我们注意到,许云出生于1994年,和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,少则要了人家10万元,多的得是刘某乙,总共付出了128万的代价。刘某乙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,当时许云就以自己怀孕,母亲要去刘某乙单位闹事为由索要了20万元。后来,刘某乙升任海州分局副局长,许云再次和他发生不正当关系,后来又以其他理由比如购房交首付,分手补偿之类的向刘某乙索要合计人民币108万元。

在所有的所谓受害者中,刘某乙是最有悲惨的一个。这个副局长两次被敲诈勒索,第一次被人敲诈了20万还不死心,居然还敢继续和许云发生关系,直到被敲诈了108万。

他的这些钱从哪来的呢?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根据公开资料,被许云敲诈的这名副局长于1972年6月出生,2019年5月份被免职,8月份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。

刘某乙所以落网是由于一封举报信。当地纪委监察部在19年5月1日收到举报说,刘某乙多次收受管理对象好处费,自己家人还开设赌场,有严重作风问题。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还曾经报道过刘某乙一案。根据某洗浴会所老板交代,当他刚刚接手洗浴会所经营权时曾经被忠告说,一定要去拜访一下刘某乙,这对你做生意是有好处的。

据悉,刘某乙在任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合计收费74万元,并且为辖区的洗浴中心,娱乐会所等地方提供方便。目前,刘某乙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20万。只可笑的是,刘某乙收了74万元巨资,也堵不住许云的大窟窿。

相关报道:

网传疑似当事人照片

“色诱”多名领导的女辅警被判刑,但整件事情的疑问,才刚刚开始

相信很多小伙伴,已经吃到昨日份最大的瓜了:江苏省灌南县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,突然在网上引起了极大争论。

原因是里面显示,当地一名27岁的女辅警,在数年间与9名公职人员(公安局长、派出所长、卫生院长、小学校长等)发生不正当关系,并分别以怀孕、买房、分手补偿等为由,敲诈了共计372万元。

随后,女辅警以敲诈勒索罪被逮捕,并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,罚金500万。

然后,舆论就沸腾了。

舆论沸腾的第一个原因,就是这个案件的性质,本质就是一个疑似“仙人跳”的桃色事件,有一说一,近年来,关于公职人员的桃色新闻,是越来越少听到了。

但无论如何,这次事件还是被爆了出来,只能说明,事态太夸张,牵涉到的太多,已经想捂都捂不住了,也难怪围观群众们如此热情高涨。

舆论沸腾的第二个原因,就是这个短短的判决书当中,折射出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,不得不令人多想。具体的疑点我们稍后再分析,现在,让我们回到事情的时间线上来。

随着提出疑点的网友越来越多,讨论度也越来越高,这则女辅警桃色新闻一度上了热搜,结果这个时候,灌南县人民法院把判决书给删了。

原本只是看热闹的网友,纷纷找法院要说法,就连官媒新华社,也发布了微博,要求公开解答,舆论一波接一波,是彻底掩盖不住了。

在这种情势之下,当地法院才发布了一个感觉非常勉强的回应:

接下来,我们就针对几个比较明显的疑问,进行逐一分析,这绝不是一个女辅警做下的桃色新闻这么简单。

首先,根据判决书的给出的资料,女辅警的主要犯罪时间,是2014年至2019年,而2014年时,女辅警才20岁啊。

女辅警的学历是大专,就是说,她第一次和领导发生关系的时候,还是一个学生的身份。

一个无权无势的年轻女学生,VS一个(或多个)有头有脸的局长领导,你说是她勒索领导?我能想到的唯一有可能的解释,就是,权色交易。

整个事情的最初形态,必然是她出卖身体,他(们)许诺给她某种利益,有理由怀疑,女辅警的辅警身份,就是这样来的。至于勒索巨额钱财,那就是后来的事了。

还有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就是,和女辅警发生关系的领导当中,涉及到了多个领域,如卫生局长、小学校长等。就算她从学生成了辅警,但辅警怎么看,都属于公务员鄙视链的低端,是最没有权力的,单凭她一个人的能力,怎么可能结识这么多领导大佬?

有且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有人从中牵线搭桥。

第二个疑点,就是当中涉及到的金钱的问题。

女辅警从9名领导身上,一共勒索了370多万,平均每位,可是超过了40万啊,这么多钱,都是从哪里来的?

众所周知,现在国家对公务员的工资、补贴等等,已经看得很紧了,如果单凭工资,这些领导,又是怎样搞婚外情、付勒索费,还不被家人发现的呢?

甚至有其中一位领导,一开始是派出所长,被女辅警勒索了20万;后来升了职成为公安局长,又被她勒索了100多万。看来,女辅警还是挺懂的,知道做时间的朋友,做价值投资。

那么,这名公安局长在短短两年之内,就又能拿出100多万,这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

女辅警之所以能够如此肆无忌惮地大开口,是不是又知道了些什么呢?

吊诡的就是,事情随后的发展,印证了我们的猜想,这名公安局长,在2019年因为受贿罪被查办了。

就是说,这些和女辅警发生过关系,并被勒索了的领导,很大概率,也有贪腐的问题,就连女辅警索要的金额,也在看人下菜碟。

因此,这件事的最重点,其实不是女辅警,而是要顺藤摸瓜,查出这些贪腐的毒瘤。

比如,除了上面那名已经因受贿罪落马的公安局长,还有一些涉及金额较大,和本职收入完全不相称的:

一名派出所所长,先后三次付勒索费100万元;

一名小学校长,付了勒索费45万元;

一名县卫生院药库的普通工作人员,付了勒索费29.8万元,要知道,女辅警同时期勒索的卫生院长,才付了15万元,这下属,妥妥的比领导还要肥啊。

判决书原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