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厦门公积金情感江爷爷的女人图片(江奶奶和宋爷爷的爱情)
江爷爷的女人图片(江奶奶和宋爷爷的爱情)
2022-11-27

01

最近《安家》剧情房似锦迎来了第3套老洋房。

江奶奶和宋爷爷是这套房子的主人。

由于宋爷爷得了重病,她俩都想把房子卖掉,但是江奶奶和宋爷爷,却有着不一样的打算。

她带着宋爷爷看遍了上海的大医院,得到的消息都是没有好的治疗方法。

江奶奶打听过了,宋爷爷这个病,国外有办法治。

她想着要是卖房分了钱,就带着对方出国,去国外看病。

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,对着房似锦,这样说着:

要是实在看不好,把这笔钱花在他的身上,我也心安了。

而宋爷爷对自己的病看得很开,他的病自己清楚,很坦然地对着房似锦说,那是绝症,他认为把钱花在自己身上,那是浪费。

他一门心思地想着,要将卖房子的钱,留下来,给江奶奶养老。

早一点卖掉老洋房,就可以早一点住进电梯房,这样江奶奶上下楼,就方便多了。

他仔仔细细地和房似锦还交代着,新的电梯房,社区的治安维护要好一点,交通也要便利一些,要是还可以留下几百万,能给对方养老,那就再好不过。

宋爷爷和江奶奶,这一辈子,无儿无女。

宋爷爷知道自己的病,他心里牵挂着的就是江奶奶,最怕的是要是他走了,江奶奶该怎么办。

于是,出门也好,走路也好,他无时无刻都在都在交代着注意事项,一件一件,仔仔细细。

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

美婷你长大了,要自立。

宋爷爷躺在病床上,临终前留的最后一句话没有别的,是对江奶奶的叮嘱,要记得这4个字,“身”“手”“钥”“钱”。

身份证、手机、钥匙、钱包、记得了,否则要被关在门外进不了家。

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宋爷爷,他生怕漏了一星半点。

他担心自己宠了一辈子的女人,在他走后,没有人照顾了,会过得不好。

在人的一生中,因牵挂而美丽,因陪伴而温馨。

在感情里,喜欢是冲动,而爱是克制。

两个老人,生活了一辈子,总是第一时间为对方考虑,一生都在为彼此考虑。

02

江奶奶温文尔雅,是一个典型的大上海女性,性格上却马马虎虎。

宋爷爷是个老师,为人严谨。年过古稀的他,把江奶奶宠成了孩子的模样。

要去安家天下,宋爷爷坚持和江奶奶一道出门。

他将身份证、房产证、结婚证,一样一样的东西,仔仔细细地和江奶奶交代。

还额外嘱咐着对方,钥匙要放到包包的夹层中,公交卡的夹层中,要放100块钱的现金,作为备用。

宋爷爷,怕江奶奶忘记了,还专门给对方列好了清单,就放在五斗柜的第一个抽屉里,方便她日后查找。

房似锦随着两个老人回家,给老洋房拍照片。

她看到宋爷爷,江奶奶上楼梯的模样,特别的感动。

两老人互相搀扶着,宋爷爷耐心地嘱咐着江奶奶:

你别光顾着说话,要小心点,注意脚底下的路。

江奶奶一边应着知道知道,另一边也提醒着对方,慢点,慢点。

两个老人,互相携手,他们走地很慢,

一道窄窄的楼梯,一对夫妻,他们就这样一走就是一辈子。

03

这样的爱情,在现实中同样也在上演。

冯端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、南京大学的退休教授,是一位物理学家和教育家。

除去这种种的名衔,他更是一位丈夫,一位温暖,浪漫又贴心的丈夫。

冯端喜欢为妻子陈廉方写诗,这一写就是65年。

妻子陈廉方,总是想起1954年冬天的那次玄武湖东游。

几十年过去了,根据南京市气象报告,1954年下了特大的雪,也是最冷的一个冬天。

但是在她的记忆里,那天没有一丝丝冰冷,有的尽是暖意。

她表示,其中的缘由,都写在冯端为她写的那首诗上:

休云后湖三尺雪,情深能融百丈冰。

情意绵绵的两个人,漫天大雪,脑海里想的只有雪景一定特别美。

两人相约玄武湖看雪,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。

两个人抬头望去,看到的是漫天飞舞的雪花。

他们彼此相顾,得到的是浓浓的情谊,哪里还会顾忌到天气的寒冷。

即使几十年过去了,如今他们都步入耄耋之年。

两个人相伴至今,他们彼此都用时间,验证了曾经写下的那句诗,情深能融百丈冰。

无独有,李兰娟和丈夫郑树深的爱情也特别让人羡慕。

夫妻俩都是医生,众所周知从事医学工作特别辛苦,特别忙碌。

他们都是“医学狂人”,经常因为一个问题,一次手术,忙到深夜,弄到凌晨。

他们很少有个人时间,也很少能顾上家庭。

但是这两位从来没有吵架,只有甜蜜,相知、相伴45载。

去年大年夜的那晚,李兰娟院士要去武汉,要上一线,抢救病人。

她发了一次朋友圈,她对着大家说:

今天我轻松了,可以不烧年夜饭,又郑院士代替,手术刀改厨刀。

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配着一张丈夫郑树深做饭的背影,满屏幕溢出的都是甜蜜。

婚姻从开始的炙热,经过柴米油盐的洗练,沉淀下来的是一份懂得。

他们每时每刻,都欣赏着彼此的好,懂得对方的苦。

无论外界,刮起风,下起雨,我依然懂你,爱你。

因为懂得,所以相知。

因为欣赏,所以相随。

04

木心的《云雀叫了一整天》里,收录着《从前慢》,诗歌只有短短几句,但是令人格外动容:

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

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世界越来越快,人心开始变得浮躁,但是每一份真挚的情感都来源于沉淀。

始于初心,终于白首。

陪伴是最真挚的告白,陪一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。

爱一个人,爱一年不难,难的是爱完这一生,钟情不变。

每每看到,白发苍苍的一对老人,他们互相携手,相互搀扶,总是让人动容。